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网站 砂人联党针对新选区划分的建议

砂人联党针对新选区划分的建议

砂州选举委员会建议增加11州议会席位,即从原本的71席位增至82席位,如下:

选区 选民数目

N13 BATU KITANG 20107

N17 STAKAN 12761

N18 SEREMBU 9677

N23 TRIBUH 13160

N26 GEDONG 6340

N40 KABONG 9759

N57 TELLIAN 9858

N63 SELIRIK 10560

N66 MURUM 7648

N70 SAMALAJU 12927

N78 LONG LAMA 8057

砂州总选民人数是1109134,再除以82区,即平均人数为13526 。

N26搁东区(GEDONG)拥有最少数的选民,只有6340人;相对于拥有最多选民的N54英雄区(PAHLAWAN)的选民人数,即31388人,这两区的选民人数比例为1比5。

以下是选民人数少于1万人的34个选区,如下:

选区 选民数目

N01 OPAR 9531

N03 TANJONG DATU 9301

N18 SEREMBU 9677

N24 SADONG JAYA 6752

N25 SIMUNJAN 7885

N26 GEDONG 6340

N27 SEBUYAU 8804

N28 LINGGA 8731

N29 BETING MARO 9677

N30 BALAI RINGIN 9811

N31 BUKIT BEGUNAN 9266

N34 BATANG AI 9435

N35 SARIBAS 9296

N36 LAYAR 8835

N37 BUKIT SABAN 8676

N38 KALAKA 7324

N40 KABONG 9759

N41 KUALA RAJANG 9286

N42 SEMOP 9739

N43 DARO 8554

N44 JEMORENG 9528

N47 PAKAN 9923

N49 NGEMAH 8930

N56 DALAT 8536

N57 TELLIAN 9858

N58 BALINGIAN 8773

N61 PELAGUS 8394

N62 KATIBAS 9601

N64 BALLEH 8771

N65 BALAGA 7218

N66 MURUM 7648

N77 TELANG USAN 6691

N78 LONG LAMA 8057

N80 BATU DANAU 8661

除了以上的34区,还有另外18个选区的选民人数低于平均的13526人。这意味着在82个议席里,共有52个选区人数低于平均人数。

从这里,我们也注意到共有13个选择的人数是高于2万人的,如下:

选区 选民数目

N06 TUPONG 20713

N09 PADUNGAN 22873

N10 PENDING 30881

N11 BATU LINTANG 24640

N12 KOTA SENTOSA 21247

N13 BATU KITANG 20107

N45 REPOK 20282

N51 BUKIT ASSEK 28908

N52 DUDONG 28569

N54 PALAWAN 31388

N73 PIASAU 21343

N74 PUJUT 26532

N75 SENADIN 26257

这项议案远离了民主的基本原则,既是一人一票的原则。在1957年,马来亚脱离英国独立成国的原宪法中,附含了这一项基本的民主原则,并提供了15%的权重差异。后来,马来亚宪法与1962年进行修订,将原本的权重差异增加到不超过一半,即1比2的比例,以拉近城乡的鸿沟。

马来亚宪法的附表13第2条说:“每个选区中,选民的数量应该是相近于整个审查单位。有鉴于全国地区选民和其他农村选区所面对到的缺点和困难,衡量权重的区域应该被给予这样的考量,以便农村选区能够达到城市选区选民的一半。”

在1973年的宪法修正案中,权重控制被彻底废除,同时连同乡区选民应有的保障也跟着被删除掉。选区规划不公因而变得合法化。

如此一来,选票无法反映出所赢得的席位数目。更为严重的是,它否定了选民,也否定了公平份额的决策过程。城市选民无法享有选举应有的权利,因为他们的票数等价低于乡区选民的15%选票数。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把重心放在乡区选民,这当中也包括了某些族裔区。乡村是选民人数最低的地区。因此,砂拉越的政治权利与乡村席位和族裔息息相关。

起初,重心的差异详载于1957宪法 –

基于可行度和地理劣势,考虑到接触到乡区人民及其他乡区较大的困难度。这说明为什么像乡区需要更多的代议士,而出现低选民现象。简单的说,越是广泛及偏远的地理区域就越需要得到关注及发展基金。

这情况正真实发生着,譬如:巴克拉篮(Ba’Kelalan)、特朗武叁(Telang Usan)以及巴拉咖(Belaga)。这并不适合沿海地区的席位划分。例如新的N24阁东(Gedong)席位,其选民人数只有6340人,但其大小却相等于另一个新的席位N13峇都金丹(Batu Kitang),拥有选民人数为20107人。然而,这两席位的选民却拥有很大的权利差异。阁东的选民有一票表决权,但其对手,即峇都金丹的选民票表决权只有阁东的20%。

这推理有其弱点。首先,乡区的发展资金并不一定符合当选代表的人数。这就是计划和预算的问题。其实,有很多所谓的乡区席位现已完善发展,拥有一切基本设施。过去52年来,也就是超过了半个世纪,我国的发展带来了许多改变,自从1962年的宪法修正已把较重的权利寄予乡区席位上。这项推理原则无法再被延续下去。

其次,许多乡区居民已移居到城市地区却依旧保持原有的乡区地址。乡民城市化不仅是事实,更在迅速进行中。这令城市的基本设施带来很大的压力,如住房、交通、教育和医疗保健。相反地,城市变得更加需要资金来改善和提高基本设施,以应付愈来愈多的城市化乡民。要是城市区得不到足够的发展资金,那么移居到城市的乡民将会成为第一受害者,因为得不到足够的完善基本设施,同时他们也很难找到合适的生活空间和实惠的公共交通。他们选择留在城市生活,还不是爲了工作和孩子的教育?

第三,所有具有高选民的席位以城市为主。城市选民拥有高教育水准、培训和接触。这些是培育人类才能和领袖的重要条件和来源。通过让城市选民得到更多的教育和培训,将直接有利于整个国家,因为竞选代表者的质量被提升了。

第四,这次选区的分割带有种族歧视的看法。以上数字显示,除了1个席位,所有的13个席位有超过2万个选民是华裔占多数的席位。其实,多数华裔超过选民的平均数量。这点显示出这一项制度歧视着这个社会,而导致社会的反感,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这种被视为不公平的看法有必要被适当的处理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家庭——砂拉越人,没有种族或族群的差异。唯有公平,才能奠定整个社会渐进和中庸的基础。

故我建议,有超过2万人选民的席位应被重新划分,或是与其他区域共享席位,以不超过2万选民人数的选区最为理想。经过一段时日,这个差异就能被慢慢拉近,直到我们可以实现真正的民主原则与精神,那就是,给每一个人拥有相同价值的一票。

October 2017
M T W T F S S
« Sep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